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春药搞定性感少妇
春药搞定性感少妇

春药搞定性感少妇

高铁站附近的公园里,小地摊前。

  吴东正蹲在地上,他手里拿着一块所谓的琥珀细细观察。琥珀是扁平的,有花生米那么大,质地淡黄,里面封着一只黄豆大的虫子,黄金色,阳光下闪闪发光,特别好看。

  练摊的中年汉子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,他笑呵呵的说:“小兄弟,一千块卖给你了,这可是真琥珀,市场上每克好几百哩!”

  吴东笑“呵呵”一笑:“老板,真琥珀几百能买到吗?你别忽悠我,这东西我最多出一百块,你愿意我就拿着。不愿意就拉倒。”

  吴东的果断,让摊主有些犹豫了,他眼珠子转了转,还准备说些什么。吴东却突然站起来,一副就要离开的样子。

  “一百就一百,亏本让给你。”摊主连忙说。这块琥珀,是他花了十块钱买的。现在一百块卖掉,赚了九倍!

  一看摊主这么痛快,吴东暗叫不妙,明白价格还能往下压。但事已至此,他只得掏出一百块,然后拿上那块“琥珀”,走向不远处的快餐店。

  快到饭点了,火车上的午餐难吃且贵,他选择在外面用餐,

  吴东今年二十岁,高中毕业就参加工作。

  此行,他要去省城见女朋友周美珠。方才买的那只琥珀,就是送给周美珠的礼物。

  周美珠是他的女朋友,大二在读。她是山村里出来的女大学生,家里重男轻女,不愿意供她读书,这两年她的学费和生活费,都是吴东给的。

  近段时间,父母催促他婚事,说是想见周美珠一面。他没有办法,就决定省城和她商量一下。

  他找到座位后,简单点了碗牛肉面,不一会就吃完了。闲来无事,他便仔细观察那块琥珀。

  这时店门打开,一名绝色丽人走了进来。她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装,短发,红色皮鞋,简洁干练。

  这女人眼睛很亮,眉目如画,着淡妆,皮肤细腻白皙,绝对能满足吴东对于美女所有的想像。所谓的一想之美,也不过如此。

  吴东正在把玩那只琥珀,看到有大美女出现,他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  店里已然没有别的座位了,于是美女只能坐在他的对面,和他共用一张桌子。美女坐下时,还朝他微微一笑,轻轻点头。

  吴东慌忙也点点头,并趁机近距离的欣赏了一番。虽说是近水楼台,可他不好看的太放肆,偷瞄几眼后,就赶紧的低下头,假装玩手机。

  美女的姿容让他心猿意马,不由心想:“好漂亮啊,要是能做她的男朋友,死也值了!”

  女人放好行礼,点了一杯果汁,便戴上防噪耳机,倚在沙发靠背上闭目养神。

  见她闭上眼,吴东立刻就放肆起来,眼光上下欣赏着面前的美女。高级香水的味道袭来,他不由吸了几口。

  他乍见极品美女,居然不能自持。于是看着看着,脑海中幻想连连,忽觉鼻孔一痒,一道鼻血流下,正好滴到琥珀上面。

  “草!”

  吴东吓了一跳,连忙拿出纸巾止血。他没注意到,那琥珀粘了血之后,血居然渗了进去,被里面的奇异小虫子吸收。

  没过几秒,那小虫子化作一道金光,冲进他的右眼。

  他闷哼一声,顾不得没擦净的鼻血,下意识的捂住眼睛

  这时,他右眼酸酸的有点痒。随后一股清凉的气息,从右眼传导至左眼,左眼也跟着酸痒起来。

  “怎么回事!”他大惊,用力揉着双眼。

  揉了几下,酸痒的感觉就消失了。他抬起头,眼中画面由模糊转为清晰,最后视线清晰的不像话!

  “咦?我的近视好了?”他愣住了,赶紧又揉揉眼。

  他高中就近视眼了,八九十度,看东西是模糊的。而此刻,他看到的影像清晰无比!甚至能看清楚几米之外,悬浮在空气中的微尘!

  “奇怪,怎么回事?”他喃喃自语,暗自惊疑。

  他连忙把鼻血擦干净,无意中看了那琥珀一眼,不禁“咦”了一声。

  “里面的虫子呢?”他瞪大了眼睛。原来,琥珀中的金色虫子不见了,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。

  似乎那道光是从琥珀中发出的,难道虫子活了,飞进他的眼睛?

  “不会吧,难道这琥珀是真的?可就算是真的,里面的东西存在了上亿年,怎么可能还活着呢?”他嘀咕道。

  接着他又有些肉痛,琥珀是送给周美珠的,莫名变成这个样子,买琥珀的一百块算是打水漂了。

  想着,他下意识又看了一眼美女,美女还在闭目养神,完全没注意到他流鼻血的糗事,他不禁暗暗庆幸。

  可没看多久,他的双眼闪过一丝淡淡的蓝光,视线透过女人看到了绝美的画面!

  “靠!”

  他低骂一声,连忙用纸巾捂住鼻子,又有血流出来。他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心脏也通通狂跳。

  “不会吧,我居然能透视?”

  他又扭过头去尝试,起初没什么特别,可看的久了,绝美画面再度出现!

  他呆呆的看着,女人也在这时睁开眼,四目相对,吴东吓了一跳,连忙就侧过头去。

  女人拿下耳机,微微一笑,她似乎习惯了被人如此关注,笑问:“有事吗?”

  她的目光微微一扫,对面的男生浓眉大眼,近一米八的个头,身体强健。就是衣着寒酸,一水的地摊货。

  吴东尴尬之极,吞吞吐吐的说:“啊……没什么,我想问你吃不吃樱桃,很好吃的。”

  紧张之下,他胡乱编了一个理由。这次去省城,他带了不少家乡产的蜜糖樱桃,比进口的车厘子还要好吃。

  女人轻轻一笑:“好啊,谢谢你。”

  吴东一阵无语,心说还真吃啊!我就是随便说说的。

  没办法,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子,里面装了二斤葡萄大小的樱桃,十分诱人。这种樱桃产量极少,是他亲手到园子里摘的,一百多一斤。

  他打开瓶盖,肉痛的把瓶子送过去,脸上却还要装作很大方的样子。

  女人微微一笑,捏了一颗尝了尝,不由美眸睁大,轻轻点头:“好吃!真甜呢。”

  吴东心说能不好吃嘛,一百多一斤呢!

  他干笑一声,说:“这是蜜糖樱桃,好吃你就多吃点。”

  “谢谢啦!”这女人直接把瓶子拿过去,津津有味的吃起来。

  他眼看着樱桃一颗颗的减少,不禁暗暗叫苦,二百多块又没了!

  美女吃的开心,她向陈兵嫣然一笑,道: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云汐。“

  ”啊,我是吴东。”吴东连忙说,有些腼腆。

  “你要来坐车吗?”云汐问,美眸流转,认真打量他。

  吴东点头:“是啊,我去见女朋友,她在省城读书。“

  “是吗?我就是省城人,到了那边我请你吃饭。”云汐笑着说,看得出,她不像是假客套。

  聊着天,吴东悄然试验着眼睛的穿透能力。他发现,当他全神贯注看一样东西时,很容易就触发视线穿透。

  这种视线穿透不分物体和人体,他甚至能够看透墙壁,看到外面的景象。

  不过,他视线穿透的距离有限制,穿透范围在十米左右,无法穿透更远处的东西。

  “云小姐,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聊得熟了,吴东开始问一些具体的问题。

  “做古董生意。这次去外地就是为了收一件古董。”她说,“虽然不算昂贵,但比较有收藏价值。”

  说完她把缨桃放桌上,打开行礼箱,从里面取出一个长形的木盒子。打开之后,里面有一柄古剑,长约三十公分,锈迹斑斑。

  “看,就是这柄剑,战国时期的青铜剑,保存比较完好,品相不错。”

  吴东仔细观察,发现这剑身上有网格纹,还有篆刻,十分古朴。看了几眼,他就发现这剑体表面,有一层淡淡的肃杀争锋之气,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气息。

  他一愣,这是什么?

  云汐给他看了一眼,又将木盒放回行礼,说:“我们公司正准备办一次古剑展览,所以我着急收一些剑器。”

  吴东不懂古物,他好奇的问:“这样一柄古剑,值多少钱?”

  “六十万吧。”云汐说,“如果是名剑的话,那就贵的没边了。”

  吴东瞪大眼睛,这么一柄剑,居然值六十万?他一年辛苦打工,也就赚六七万啊,这剑抵得上他十年薪水了!

  “云小姐,你说这柄剑是战国时期的?”他问。

  “对啊。”云汐点头。

  吴东:“那古董鉴定是不是特别难?容易看走眼?”

  云汐轻轻一笑:“那当然,眼力不是一两天练出来的。我从小跟着爷爷学东西,耳濡目染了十几年,目前都不敢说精于此道。”

  吴东对古董很感兴趣,趁机向她请教了不少专业的知识。

  他突然想到刚才看到的肃杀之气,自己的透视眼,莫非也能鉴别古董吗?

  想到这,他说:”云汐,车站附近有好多卖古董的地摊,你要去看吗?“

  云汐眼睛一亮:“是吗?我最喜欢逛地摊了,麻烦你带我去走走。”

  吴东对附近很熟悉,他们没几步就来到公园里的小广场。这小广场上常年有一群人出售文玩字画。

  云汐兴致极高,这儿看看,那儿瞅瞅。

  吴东也走到边上一个摊位,只见老板在灰布上面放着一堆古钱币,这些钱币有的较干净,有的生满铜锈。

  他定睛看了几枚,感觉它们都很平常,没什么特别的。

  过了一会,云汐也走过来,她弯下腰,非常认真的在古钱币中挑挑捡捡,笑着说:“吴东,这些古钱币成色不错,你也可以看看。”

  吴东关心的是价值,他问:“古钱币也值钱吗?”

  云汐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那要看什么古钱币了,价高的几百上千万,便宜的只有几十块。”

  吴东点点头,目光继续搜寻,然后就发现一枚银币,它堆在几十枚银币的下面。别的银币都看不出异样,只有它发出淡淡的灰光,有种末代腐朽的意味。

  他翻出这枚银币观察,见它的正面写着“壹圆”二字,上下均有长须龙浮雕;钱币的背面则写着“大清银币,宣统三年”几个繁体字。

  他反正的看了几眼,就问:“老板,这枚银币多少钱?”

  老板眼皮都没抬一下,就知道吴东是外行,他懒洋洋的说:“五百。”

  吴东赶紧问:“老板,还能便宜吗?”

  老板翻了翻白眼,重重的回答他:“不能!”

  吴东叹了口气,不情愿的掏出五百块递给对方。

  老板嘴角带着冷笑,他卖的银币多是高仿的,成本价几十块而已,五百块出手,卖一个赚一个!

  收了钱,老板面无表情的提醒了一句:“交易完成,不能反悔。”

  吴东“呵呵”一乐:“不反悔。”

  他把钱币收起来,看到云汐还在挑选,就说:“我们换个地方瞧瞧。”

  云汐说声好,起身离开。

  走过两个摊位,吴东拿出那枚钱币递给她,脸上写满了期待,问:“云汐,你看它值钱不?”

  云汐看到他的样子,微微一笑,说:“你一个初学者就不要想着捡漏了。”

  她接过了钱币,看了一眼道,说:“宣统银币,如果是真的话,那当然值钱……”

  不过,随着细致的观察,她的话戛然而止,慢慢就瞪大了眼睛,她在阳光下细细查看钱币正反两面,看了足有半分钟。

  最后,她深吸一口气,盯着吴东问:“你明明是行家,为什么扮虎吃老虎?”

  吴东连连摇头:“我算哪哪门子行家。就是觉得这枚银币很特别,对它有感觉。”

  云汐美眸感慨道:“如果你不是行家,那么你的运气就太逆天了!我初步判断这是真品,它的价值不少于两百万。”

  吴东吓了一跳,叫道:“两百万?”

  云汐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嗔道:“你叫什么!”

  吴东心脏通通乱跳,低声说:“两百万啊!我当然要叫了!”

  云汐把银币交给他,似乎还有些吃不准,就说:“先别高兴太早,这只是我个人判断。到了省城,我再让爷爷帮你看一眼。”

  吴东用力点头:“对对对,让你爷爷看看。”

  捡到大漏,吴东心潮澎湃。他还又去其他摊位看,然而再无收获。

  这件事,也令云汐对吴东刮目相看,她让吴东退了之前订的车票,然后重新购买了两张商务座车票。

  两人取了车票,过了安检,来到第一节车厢。商务座所在回车厢空间宽敞,整节只有四个座位。

  县城到省城的商务座,要八百多块,若不是云汐坚持,他才不舍得买。

 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,其间云汐一直在研究银币,而吴东则偷偷的透观美女,大饱眼福。

  火车到站,二人互留了电话后,挥手告别。

  出来后,吴东时不时动用一下视线穿透。用得多了,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,那就是穿透极耗精神,看久了会头晕眼花。

  “看来这种能力不能随便使用。”他喃喃道,“而且这件事,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!”

  他好歹也在社会上打拼了两年,有一些社会阅历,知道如何保护自己。

  下午四点半,他打了一辆车,直奔周美珠所在的学校。

  这两年,他只和周美珠见过三面,而且都不是在省城。他这次过来,事先并未通知周美珠,想给她一个惊喜。或者说,他想看看常态下的周美珠,因为他内心深处对于二人的关系,有所担忧。

  三次见面,他感觉周美珠越来越懂打扮了,穿的衣服也更漂亮。作为男朋友,他其实也挺开心。但更多的,他感觉两人之间,似乎渐渐的在疏远。

  “我现在有了视透的能力,美珠要是知道了,一定会吓一跳吧?”他心里想着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。

  出租车驶到校门口,正值放学,校门口人流涌动。

  吴东站在校门一侧巴望,希望能看到周美珠的身影。他还计划着怎么才能吓她一跳。

  “美珠突然看到我,不知会不会高兴?”他心道,隐隐又担心周美珠责怪他不打招呼就过来。

  过了几分钟,走出校门的学生越来越少,他有些着急了,于是掏出电话拨打。刚拿出手机,他就怔住了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校门口。

  只见一名打扮时尚的女生和一名男生,正手挽着手往门外走,那女生涂脂抹粉的,倒也有几分姿容。

  她本是笑着,听那男生说了句什么,突然就又羞又怒的捶他的胸口。

  “讨厌!你坏死了!”她打完男生,又咯咯的笑,样子很开心。

  吴东的面色阴沉下来,这个女生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女朋友,周美珠!

  这两人明显不是正常的男女同学关系,难道……

  他重新拿起手机,拨打对方电话。

  周美珠感到手机震动,就摸出手机看了一眼,承担手就按死了,继续和那名男生有说有笑。

  吴东的心,彻底沉了下去。自己两年的等待,两年辛苦,两年的呵护,换来的居然是背叛?

  他没再继续打,远远的跟上去。他要最后一次确认,周美珠和这男生是不是如他所料。

  此时他握紧了拳头,内心五味陈杂,仍不死心。她曾海誓山盟,曾说一毕业就嫁给他,还有那温柔的言语,莫非都是假的吗?

  周美珠和男生走进一家米线屋,这里生意不错,有几十对男女在这里用餐。

  进入米线屋,居然是周美珠付的钱,然后两人手挽手找了一个座位,面对面坐下。

  吴东也走进去,背对着周美珠坐下。他点了一碗米线,但毫无胃口。

  这男的,言行有些娘,他花言巧语,不时逗周美珠开心,后者每每发出笑声。

  “对了,那个傻比还和你联系吗?”男生突然问。

  听他这么问,吴东心里咯噔一声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雪峰文学] 回复数字3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
  周美珠发出一声冷哼,轻蔑地说:“别提他了,一个打工狗居然还想和我结婚!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痴心妄想!”

  说完她又轻轻一笑:“不过我们也要感谢他,要不是他的资助,我们的日子哪会这么滋润。”

  男生有些吃醋,哼了一声说:“那小子够可以的,每月都给你五千块,人家可是对你痴心一片呢。”

  吴东犹如五雷轰顶,妈卖批!

  他站起来,转身来到周美珠一侧,拉出一把椅子坐下来。

  周美珠感觉有人靠近,于是则脸一瞧,瞬间脸都白了,她吃吃的问:“吴东,你……你怎么来了!”

  吴东面无表情,他打量着对面男生,这人一米六五左右,面色苍白,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就这种弱鸡还想打篮球?

  他呵呵一笑,斜了周美珠一眼,一字一句的问:“周美珠,你不打算解释一下?”

  周美珠脸色涨红,一时无言以对。她能说什么?

  吴东扫了她一眼,视透之下就发现,不知是不是每月五千块吃的太好,她的小肚腩非常明显,皮肤粗糙,脂肪全部堆积在腰上,真的是毫无美感可言!

  相比今天遇见的云汐,二者真的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  此时此刻,当他认真的审视对方时,这女人实在不能引发他的兴趣,自己以前瞎了眼不成?居然和她交往了两年时间!真的是浪费青春啊!

  知道了吴东的身份,那男生一脸警惕的盯着他。

  吴东面无表情,他的目光一一扫过二人,道:“我只能说,你们真不要脸!竟然可以这样的无耻,卑鄙!”

  周美珠听吴东这么说,似乎比吴东还要生气,她突然侧脸怒视着他:“吴东,你少胡说八道!你要我解释什么?你一个高中毕业生,一个臭打工的,我周美珠怎么可能看上你?你少做美梦了!“

  何伟也一副嘲弄的样子,沉声道:“小子,你知道了也好。从现在开始,美珠和你一刀两断,你以后不要再骚扰她?”

  “我做美梦?我骚扰她?”吴东气极反笑,“你们大可放心,像这种贱到骨子里的女人,想想都恶心,本人毫无兴趣!”

  “至于你……”他看着何伟,“我就当你是收垃圾的,你想要她,我免费赠送。至于你们花我的钱,就当我提前烧给你们的纸钱。”

  “草,我弄死你!”

  何伟一听不是好话,突然跳起来,挥拳打向吴东。

  对方打向自己,吴东下意识的后退,凝神。他一凝神,就发现对方出拳的速度慢极了,就像慢动作回放。

  他只是微一侧身,对方的拳就打空了。同时,他一巴掌抽过去,正抽在对方脸上。

  “啪!”

  何伟被抽了一巴掌,摔倒在地,痛的大叫。

  吴东打完一巴掌,抽身就走。留下发呆的周美珠和大声叫骂的何伟。

  走出米线屋,他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,不知道此刻是该高兴,还是该伤心。

  伤心吗?似乎也没觉得,他甚至隐隐有种解脱的感觉。回首往事,他未必就是真的喜欢周美珠,只是女人一旦主动,男人往往无法拒绝。

  脑子里一片纷乱,他点上一只烟,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。

  不知不觉,天已黑了,不远处是一家街边烧烤。他坐下来点了一箱啤酒,几碟凉菜,一个人喝闷酒。

  他酒量不是太好,两瓶啤酒下肚,已带醉意。这时客人渐渐多了,旁边桌上来了六个大汉,他们喝酒吹牛,十分吵闹。

  他喝了酒,心情越发的坏。

  他是第一次来省城,此地没朋友,没亲人。此时此刻,他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都做不到!

  他苦笑一声,打开手机翻找,然后就找到了云汐的号码。

  云汐,那个今天才认识的省城美女,人漂亮,性格也好,可不可以找她聊聊?

  此时此刻,他内心憋屈,很想找人说说话,犹豫了一下,就借着酒劲拨打了云汐的手机号。

  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,话筒中传来云汐悦耳的声音:“喂,吴东吗?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,你在哪里?”

  不得不说,云汐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她很会说话,听着就让人舒心。

  吴东有些紧张,清了清嗓子,说:“云大美女,我在喝酒,要不要过来一起喝几杯?”

  对面的云汐停顿了片刻,她应该听出吴东情绪不好,笑说:“好啊,你在哪里,我马上过去。”

  吴东给对方发了位置,她说十五分钟内赶到。

  放下手机,吴东看着酒瓶子发呆。这时一只苍蝇飞过来,初夏时节,苍蝇开始到处飞,很是讨厌。

  他盯着苍蝇看,看的久了,就发现苍蝇的动作慢了下来,他能看清苍蝇每一次拍打翅膀,就像慢动作!

  苍蝇的翅膀每秒会拍打一百多次,人类肉眼绝对无法看清,自己是怎么做到的?

  他不禁想起之前何伟打他那一幕,那次他也看到了对方的慢动作。难道说,除了视透之外,动态视力也增强了?

  人类眼睛能分辨的画面,大约每秒十个到二十个。相比而言,苍蝇每秒分辨二百个画面,具备更强的动态视力。

  他正思考这个问题,忽听对面有人叫他:“吴东!”

  他抬起头,看见云汐笑着走来。她今晚穿了一件红裙子,清爽靓丽,灯光下美极了。

  他连忙站起来,笑道:“你来了,快坐。”

  美女真的到了,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,觉得晚上邀她喝酒过于冒昧。

  云汐在对面坐下,她美眸流转,打量了吴东一眼,便隐约明白些什么,她微微一偏脑袋,笑问:“心情不好?”

  吴东苦笑,说:“不是不好,是坏透了。我一个人闷,鬼使神差就打了你的电话,没打扰你吧?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云汐笑笑,“我也正无聊呢,也想找个人喝酒聊天。”

  然后她拿出一个杯子,倒满啤酒,碰了一下杯,居然一饮而尽。

  吴东很感动,也把酒干了,说:“谢谢你,以后你就是我吴东的朋友!”

  云汐却一副生气的样子,她放下杯子:“敢情你现在才把我当朋友啊,这么说,我之前一直在自作多情?”

  吴东尴尬的挠挠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云汐抿嘴一笑:“好了,和你开玩笑的。”

  她认真的看着吴东,眨着长睫毛说:“让我猜一猜,你的样子,莫非和女朋友有关?”

  吴东点头,心说这女人真聪明,一眼就能看出大概。

  云汐轻轻点头,继续说:“如果是一般的吵架,你不至于这么痛苦。难道分手了?”

  吴东点上一支烟,自嘲一笑,说:“分了。我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。”

  云汐表情一滞,这种事情,她真的不好安慰啊!

  吴东眯起了眼睛,他也不怕丢人,简单的把经过说了一遍。

  云汐瞪大了美眸:“不会吧?世上还有这种极品女人?”

  他举起酒杯:“不提她了。来,云大美女,我敬一杯,谢谢你给我面子,大晚上出来陪我喝酒。”

  云汐挑挑秀眉,也举起酒杯:“干杯!”

  几杯酒下肚,云汐俏脸上多了一抹红晕,更显得美丽不可方物了。

  这时,旁边桌上一个光头胖子走过来,他坐到云汐一旁。此人生得五大三粗,身上描龙画虎,布满纹身。

  他端着一杯扎啤,咧嘴一笑,喷出一股酒气,大着舌头说:“美女,来,陪哥走一个!”

  他那桌坐了六个人,都是恶形恶相,不像好人。他们在这里坐很久了,一直在那里吹牛。

  云汐没说话,而是看了吴东一眼。虽然她和吴东认识不久,但他是个男人,遇到这种事,她想看看吴东作为一个男人的表现。

  吴东刚遇到此生最郁闷,最扎心的事,心情坏到了极致,看到有人惹事,他冷笑一声,起身盯着那光头问:“你他妈找死!”

  光头被吴东的气势镇住了,他一愣,一秒钟后才回过神,怒道:“小子,关你屁事!”

  吴东“呵呵”一笑,打量着这光头。视透之下,发现这光头小腹有一块疤。他不由想起这光头之前吹牛时说的话。

  说是一年前,他得罪了省城一位大佬,被大佬手下的“三哥”痛殴了一顿,伤的很重。对这件事,他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把过程说的很详细。

  吴东又看了一眼他皮夹子里的身份证,顿时冷笑起来:“刘彪!一年前,三哥在你小肚子扎那一下,你他妈的是不是忘记疼了?”

  那光头大吃一惊,上下打量了吴东一眼,口气顿时低了几分,然后弯下腰,陪着笑打探吴东身份:“哥哥,您是?”

  吴东一巴掌抽过去,直接打在这光头脸上,抽得他嘴巴直冒血。

  “草你妈!就你也配问我的名字?”吴东双眼一瞪,抽完之后,又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将这光头踹倒在地。

  那一桌上的人,纷纷站了起来,却没人敢动手。因为他们还摸不清吴东的来历。

  光头在地上滚了一圈,赶紧爬起来,抹了一把血,怒视吴东。

  吴东拿起手机,怪笑道:“你想知道我是谁?好,我让三哥告诉你。”

  说完就翻电话通讯录,那光头一惊,他可是深知三哥的为人,假如此事惊动了他,他至少要断三根手指!

  “别别……哥,哥,我错了,兄弟错了!”

  他居然“扑通”一声,就跪在云汐面前,在脸上抽了一巴掌,说:“美女,是我不对,我不要脸!”

  云汐眸中闪过一丝异彩,她将手从包中拿开,看来里面的电击器和防狼喷雾看来是用不上了。

  “滚。”她淡淡道。

  那光头赶紧起来,向吴东点点头,往后面退。同时他心里嘀咕,这人到底是谁啊,认识三哥不说,居然还认得自己?

  被这几人败了兴致,吴东无意再喝,结了账便和云汐离开。

  走远了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雪峰文学] 回复数字3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云汐忽然问:“你其实不认识三哥,是吗?”

  吴东“嘿嘿”一笑:“我只是听他提到过一个叫‘三哥’的。”

  云汐灵动的眸子微微睁大,惊讶的说:“你好大的胆子。那几人都不是良善之辈,万一露了馅,你会很危险的。”

  吴东淡淡一笑:“这些败类,只要你比他凶,比他横,他就以为你比他们有底气。对了,那什么三哥你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啊,省城徐三。”云汐眼中闪过一丝忌惮,然后补充了一句,“一个狠角色。”

  吴东对徐三没兴趣,说:“云大美女,省城有好玩的地方吗?我今晚怕是无眠了,想找地方消磨一下时间。”

  云汐看了他一眼,忽然笑问:“说吧,你是想赌,还是想漂。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吴东一口烟呛嗓子里,咳了半天。